世间哪有双全法,只为本真负浮华

作者|潘妤

指导老师|黄宇明老师

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这是六祖慧可的禅悟之言。意在告诉我们不要贪图名利、利欲熏心,重要的是修身养性、追寻本真。他们在凡世间蹉跎岁月后,发现浮华只是表象。而在洗尽铅华,褪去浮华后,显露出的本真,才是最为纯粹的。

人世间的浮华诱惑千千万万,我们在浮世间人来人往,大多数人都被功名利禄限制了前进的脚步,只能不停的原地踏步,此后一生碌碌无为。但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却从没被这些诱惑迷晕了眼,他在历经官场起伏波折后,毅然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。在当时已经五十岁的黄公望决定去学画画。在古代,五十岁已经是人生暮年,但对于黄公望来说,他的人生盛宴才刚刚开始!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,黄公望走哪看哪,极度专注。他用一生完成了一件事,就是实现自我。他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决裂,不再讨好谁,也不再将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人,无聊的事上,过着极简的生活。他虽从浮世间来,但却从未忘记本真;不泯然于众,只遵循内心真实的感受,欣然向前,历尽浮华,回归本真。

在古代有归有光的“项脊轩”,在近代有梁启超先生的“饮冰室”,在现代也有来新夏先生的“邃谷楼”。居陋室,惟德馨。就是著名历史作家来新夏先生的真实写照。来新夏先生的书房仅仅是楼梯下的暗房,名之曰:“邃谷楼。”他的书房虽然黑暗狭小,却以文化书香而光阴如昼。正是来新夏先生这种追求生命本真,挣脱名利枷锁,才卓成散文大家。但纵观当今学者,仅唯有杨绛钱钟书夫妇成为了当代中国少有的真正意义上的“隐士”。他们夫妻二人蜗居书斋,杜门避嚣,淡泊名利,专心治学,仿佛过着出世般的生活。“非淡泊无以明志”淡泊是一种修养,一种气度,一种智慧,一种境界。钱钟书与杨绛都保持了一颗淡泊的心,摆脱名利的羁绊,真正做到了返璞归真,潜心回归自然。

在物质日益丰富的今天,我们却也不能遗忘属于自己的那扇带着皎皎月光的书窗。古人能保持内心的本真,并不是为了休闲而读书,而是将读书时汲取的知识转化为脑中的智慧,滋养心灵。而身为当代读书人的我们不能在读书时想到的仅仅只有文凭,以后的职位,以及自己今后会处在那个社会平面?古人可以“把栏杆拍遍”、“凭栏且数星”,作为新青年的我们也不能随意咀嚼书中的文字为满腹经纶,想到的只是经世致用,将读书蜕变成了苦事,我们也可以看见古人眼里的漫天繁星和熠熠星光。宋代刘子军的两句诗里写道“明月不知君已去,夜深还照读书窗。”明月不知道读书人已经离去,淹没在都市的浮华中;明月夜深来相照的,也不是书声琅琅的书窗了。他们失去了内心的纯粹,遗忘了心中的本真。但“不畏浮云遮望眼”的我们仍怀着赤子之心,去追寻自己的本心。

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这正是我们所向往的生活。生活的本色为我们创造了诗意的家园,生活的本色为我们造就了精神和心灵的纯粹,生活的本色为我们演绎灵魂的本真。人要追求本真,简洁而朴素,率性而为,超越世俗。坚守本真,褪去浮华,你会得到纯天然的快乐!“以清净心看世界,以欢喜心过生活,以平常心生情味,以柔软心除挂碍。”除去浮华,看庭前花开花谢;坚守本真,望天上云卷云舒。

家长寄语

佛经上有句话深以为然:“不畏一切的事物和道理所羁绊,也不为虚无的道理所困扰”。如果都能做到这样,便得以身心自由自在。

我们在人间沧海中沉浮,想要获得解脱,其实最重要的是返璞归真,保留初心,不以外物世俗欲念为主导,这样便可脱离苦海,否则被欲念驱使,一切只会显得更加空虚。

不被外物所迷惑,用淡泊名利的心思来受人敬重,这才是自己本性最有意义的力量。

因为外物一切都是虚幻,人生不过是一场虚妄,领悟真性,找寻俗世修行最真实的自在境界。

End

END

编辑丨侯雯倩

审核丨沙智造